9号彩票开户

关注微信  |  微博  |  腾讯微博  |  RSS订阅
读者QQ群③:168129342,投稿请发dashuju36@qq.com
我要投稿

华大基因CEO:怎样玩转“生命经济”?

36大数据

这位善于解读中国人“天书”的首席执行官说,他要把基因测序成本降到千元以下,还要直接布局到县乡一级。

很难想象中国人的身份证里,有一天会植入个人的基因信息。但,这并非难以实现。

“父亲和母亲各自有一本书,他们各自把这本书的一半传给了我们,而这本书本身是由一套密码系统组成的,这套密码系统就是基因。”

让华大基因首席执行官杨爽先生这般通俗地解释基因工程,算是难为他了,杨博士毕竟生物科学研究出身,各种基因名词对他来说就像ABC一样简单。

不过,最近向华大基因管理层发起的挑战,绝不止这一个。

有望于2016年内在中国创业板上市的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,日前被传出IPO中止审查,后经官方辟谣,才知道事件因中介机构签字人变动而起,目前华大基因上市工作已恢复正常。

虚惊一场后,投资者对这家中国本土诞生的高科技机构,表示出了特别的关心。或许从市场对待华大的态度,人们就能够度量出中国基因市场的潜在规模究竟有多大。

伴随着中国国家基因库9月份在深圳开业运营,承建这艘中国版“诺亚方舟”的民间机构——华大基因,也加快了迎接“生命经济时代”到来的步伐,本月即发布了新一代自主研发的高通量基因测序系统。

总部位于深圳的华大基因,曾负责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的“中国部分”,目前拥有科研、教育、基因测序等多个单元,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是其麾下股份公司。

以下为华大基因CEO杨爽接受视频访谈的文字选编:

为中国的“生命经济时代”铺路

中国国家基因库怎么交给了华大基因,这样一家民间机构来建设和运营?

我们有公益的部分,也有企业的部分。比如,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是一个二类事业单位,基因库建设主要是由我们的研究院来承接。我们还有一个学院。选择接这个项目,当初主要是打造一个平台储存和运营这些数据。与美日欧不同,中国国家基因库设计为“三库两平台”,即样本库(俗称“湿库”)、数据库(俗称“干库”)、活体库,以及基因测序平台和数据分析平台。

在你看来,华大基因的行业价值如何体现?

我们说,未来生命经济将要来临。但是,这个来临要是没有人类基因组计划这样伟大的科学项目,也就是说我们人类连自身得以延续的密码系统都没搞清楚的话,这样的产业也是难以存在的。

华大基因在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时候,我们就跟其他五个国家的科学家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等到2007年(从北京)转战到深圳的时候,我们又第一个完成了黄种人的基因组测序计划,最高峰时我们产出全球40%的基因数据。2010年的时候,我们还得进口国际上的设备,所以我们没办法,为了免税,成立了一个政府的二类事业单位。但是,现在我们在测序仪这一块也有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平台。所以我们通过这些能力的构建,才能真正把未来的产业做起来。

“中国基因测序第一股?”

现在的上市进程怎样了?

应该说是华大基因的一个子机构在做上市的准备,它是一家民营企业,这个公司叫做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。它的主要业务一方面是科技服务,对大学、医院、研究所都是非常重要的平台;另一方面是医学检测,充分体现了无中生有。比如拿母胎医学检测的项目为例,我们能够从怀孕母亲的血里面检测到胎儿的染色体是否正常。

这个检测看似很简单,但在过去,你无法从血液里检测到胎儿的DNA。尽管早在1997年就发现了母亲血液里有胎儿的DNA,但你分不清那是母亲还是胎儿。只有到了高通量的测序技术出来以后,在大量数据支撑分析的基础之上,才能够做一个准确的判断。同样,利用新的基因技术,还可以做一些肿瘤的早诊早测和精准用药,也可以检测出与心脑血管相关的猝死基因。应该说,未来的市场和需求还是巨大的。

因“受制于人”被迫自主研发

你们作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科技公司,是怎样跟Illumina、Life等国际同业对手竞争的?

我们最早是做基因研究的,也就是说一帮科学家。设备行业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熟悉的领域,跨领域去做这些工作,某个角度来说也是迫不得已。为什么呢?我们曾经说Illumina最大的合作伙伴,但是当我们的研究表现出在其他领域有巨大应用前景的时候,他们就会跑过来说这个设备不能做这些,除非你购买额外的授权,某个试剂若用于这些工作,你要得到我的批准,如果不能提高价格分享利益的话,就不让我们做。这个极大地增加了我们工作的成本,而我们希望新技术能最快地用到老百姓身上。暴露出的这个矛盾,才迫使我们想办法去上游找,构建自己的技术平台能力。

你们现在已经走向了全球60多个国家,接下来有何打算?

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。我们曾经是最好的合作伙伴,但是在一些时候大家想要控制我们,产生了矛盾。反过来,即便我们有了自主的平台,我们并不排斥跟任何一家进行合作。

行内人着急“分蛋糕”

我们看到国内也有几家同类公司出现,甚至好多是从华大基因走出来的人创立的。你怎么理解跟他们的关系?

大家曾经说,我们是行业的“黄埔军校”。培养了很多“华小”也好,“华创”也好,很多曾经在华大工作过的人出去创业。我们对此也一直保持开放的态度,因为他们也是为行业做贡献。

一开始,我们的感情其实是比较复杂的,谈不上害怕。但是,看到自己身边一块儿战斗的兄弟跑出去了。有一些兄弟跟我们在私下表达地很简单,说汪老师(汪建,华大基因董事长及拟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)和杨老师(杨焕明院士)他们要的饼太大了,现在商业机会这么多,我们有点等不及,先出去搬个小板凳,我能不能先把金马扎坐上,能不能先解决财务自由问题?所以,我想这其实是一个选择,(毕竟)这个行业是从无到有。这个不用去害怕,更关键的是华大自己能否更好更稳地走下去。

“一边压成本,一边积累知识”

就华大基因自身的业务模式而言,也有人质疑你们不够面向大众,不够 “to-C”或许会影响整体规模。你怎么看?

等到我们的股份公司上市,大家会看到很多变化,我想大家会认识到华大在市场上有多优秀。今天我不能透露太多的数字。另外,在技术平台方面,当我们自主化以后,希望能继续推动整个成本的下降。我期待的成本是将到1000元人民币以内,我们也觉得在1000元人民币以内的成本下,推动整个基因组的应用就有了一个基础。

另外一方面,是准备我们科学研究的平台,包括我们的基因库和研究院,都在成本下降的同时有大的科学项目布局。当很多项目的数据累积到百万人群以上的时候,我相信我们在科学上对基因跟疾病、基因跟健康关系的认识,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那个时候,我们能够给每一个人带来的价值也会达到一个高度。一边是成本的下降,一边是知识积累的提升。两方面结合起来,我相信到那个时候每个人都需要这个产业。所以,未来的大的产业,一定是“to-C”的。

高科技服务通常都是先在城市发展,再拓展到农村。而你将基因检测一步布局到了中国的县乡一级。你觉得可行吗?

这就跟我前面介绍的一脉相承。我们的目标不是商业上多么成功,华大最早是科研做起,我们在科研、技术、产业、教育上的这些布局,是为了要迎接新的生命经济时代的到来。这是一些科学家出身的创始人,很真切的想法。并不是我们不去大城市和大医院,而是不单单在那些地方,也去县乡。

基因行业的医学属于精准医疗,这个概念很火。跟大数据、云平台有什么关系?

我们跟英特尔、阿里巴巴、华为都有一些实际的合作,像谷歌等公司也都有类似的业务。没有什么比生命科技更能体现大数据,每个人有30亿个碱基对来构成基因组,我们每个人有60万亿到100万亿个细胞,对吧?这些数据本身的量是非常大的。

我们现在已经不只谈基因科技了,谈的是从基因到表达的RA,到它翻译出来的这些蛋白,到它在体内产生的一些小分子代谢物,再加上传统的影像学。所有这些组学的数据穿起来,我们才能对一个人的健康有所把握。这些既离不开存储,也离不开计算,未来方便起见还离不开云平台。

问题是,你们不见得能收集到这么多个人数据吧?

所以说这个时代的发展,给很多人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,包括可穿戴,和刚才提到的那些本身做大数据能力很强的网络商、通讯商、硬件提供商或者软件服务商。这个挑战,我并不把它看作是华大基因的挑战。

不碰“算命”检测,尊重伦理顺序

基因测序的结果跟算命相比如何?

算命这样的事,我给你讲个小故事。06、07年,当时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并不久。那个时候,我在华大做市场工作,就是跟科学家打交道,要把这个平台推出去的工作。事实上,当时市面上就已经有人在说基因跟你关系很密切,要给你做个检测之类的,然后告诉你美容的套餐或者肿瘤的套餐。

我们当时因为年轻,也觉得这个不错啊,好多老百姓都想要这个,我们能不能也去做呢?第一,我们也跟一些人接触了,了解一下。第二,我们在家里也进行了讨论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汪建老师就问了我们一个问题,说你检测的基础是什么?我们黄种人连一个自己的基因组都没有,你只有一个大家共同完成的标准参考图谱,以及零星的几个此类科学报道。

你去做,不就跟算命一样吗?所以,在那个时候,我们就立下了规矩,凡是算命类的检测,华大基因是不会去碰的。当时一些红红火火的公司,今天已经听不到他们的名字了,挺不幸的是那些公司也有很多科学家在参与。我们华大此后的母胎血液检测,是在做了数千例科学验证当中,发现准确率是在99.99%以上的,才敢推到市场上去做。

你怎么看基因工程的伦理问题?

因为我们的创始人之一杨焕明院士,当时就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里的生命伦理专家。你可以去查,华大基因的生命伦理和生物安全委员会是一直存在的。我们对科研项目和临床产业应用,都会进行生命伦理方面的评估。尽管我们认为,随着技术本身被大家越来越了解和接受,可能它会改变一些现在人群对伦理的一些看法,但这个是需要过程的。顺序上,我们还是要非常的尊重。所以,我们的科研和对伦理的关注是并行在走的。

End.

转载请注明来自36大数据(36dsj.com):36大数据 » 华大基因CEO:怎样玩转“生命经济”?

36大数据   除非特别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均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报道中出现的商标属于其合法持有人。请遵守理性,宽容,换位思考的原则。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友情链接:北京赛车pk拾稳赚  北京赛车pk拾现场开奖  幸运农场  9号彩票  北京赛车pk拾开户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